所有失去的,都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

2019-03-05

这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常识分子,被下放城市参加劳动改造,在陡坡上扛运170斤重的一麻袋粮食、给果树喷农药......

01

在这里,他的工作是给“马铃薯”画图谱。“每天蹚着露水,到实验田里摘多少丛花,插在玻璃杯里,对着花刻画。”写诗:坐对一丛花,眸子炯如虎。

02

插画:林风眠

后来工作调动,被调配到高寒地区的荒无人烟的研究站。

汪曾祺毕生阅历了无数苦难跟挫折,受过各种不公正待遇,但他总能把这些艰难化为前进的垫脚石,终极成为一代文学家、画家、戏剧家,更被称为“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,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”。

面对无边的试验田,孤独一人。从马铃薯花到马铃薯块再到马铃薯根茎......就这样坚持画作,始终到最后平反。

每个人总会有一段艰难的路,需要本人独自走完,没人帮助,没人陪伴。

汪曾祺在《随遇而安》一文中,单刀直入写道:

而你所有的失去,都会得到补充,最终,以另一种方式归来。

“在任何逆境之中也不能损失对生涯带有抒情谊味的情趣,不能丧失对生活的爱。”

不必惧怕,昂头走从前就是了,经历所有的挫折与磨难你会发现,自己远比假想中要富强得多。

人生就如一条大河,可能风景清丽,更可能遇到惊涛骇浪。

所以,你不仅能破在船头,浅斟低唱两岸风景,还要在波澜汹涌中紧握船桨,奋力向前划去。

繁忙的农活压的人喘不过气,但他从未忘记老师沈从文的教诲:

景色得意总有时,跌宕放诞起伏才是人生。

正如《花田半亩》中说:生命中,咱们都接到不同的剧本。有的平淡,有的浓烈,有的是笑,有的是泪,不管怎么,我总要演好,直至落幕。

“我当了一回右派,真是三生有幸。要不然我这终生就更加平庸了。”

花开一春,人活一世。生活素来不会因为谁的难过而止步不前,时光的洪流会无声的卷走曾经的岁月。



www.kj8998.com,聚宝盆论坛,54898.com,85489.com,987605.com,www-54898.com,藏宝阁,大话藏宝阁,藏宝阁秘典玄机图。